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吉林市

内陆造船厂 商贸繁盛地 多方角斗场 百年前老外眼中的吉林

2018-11-07 09:24    松花江网

  译者按:伯特伦莱诺克斯·辛普森(Bertram Lenox Simpson1877-1930),笔名帕特南·威尔(B. L. Putnam Weale),英国人,生于宁波,父亲辛盛之曾任职于宁波中国海关税务司。他早年留学瑞士,除母语英语外,还能流利地运用法语,德语和汉语。回到中国后,曾在中国海关的北京总税务司署任职,1902年辞去海关职务,投身新闻业,先后任几家英国报纸驻北京的通讯员、伦敦《每日电讯报》驻北京记者。

  辛普森是著名的中国通,他毕生关注远东问题,以“帕特南·威尔”为笔名,出版过《远东的新调整》《满人和俄国人》《来自北京的有欠审慎的信函》《东方的休战及其后果》等书。其中《满人和俄国人》为1903年在满洲所写书信报道合集,同时对日俄战争爆发前的情况作了介绍,包括中日俄三国间的博弈等情况。1903年11月,帕特南·威尔受远东出版社委派再次赴中国东北调查最新局势。威尔乘“满洲”号轮船在大连登陆,考察了大连、旅顺港、哈尔滨、齐齐哈尔、宁古塔、吉林、长春、沈阳等铁路沿线重镇。威尔在中国东北期间总计写了32封信,向西方社会提供了中俄两国关于黑龙江流域最早和最近的交锋实况,成为1903年以前最详尽、最精确的中国东北全景图。后来,威尔将他写给远东出版社的报告和书信结集成《满洲与莫斯科:1903年秋天的满洲来信》。其中第二十六章是关于吉林市的,名为《吉林——内陆的造船厂》,无疑也是有关吉林市历史值得重视的一份档案。

  现将这部分档案进行译介,从这位外国人一百多年前的所见所闻和对时事的评述中,我们可以见到1903年11月——庚子俄乱之后、日俄战争之前,处于东北腹地的吉林市的历史境况和城市生活之一斑。

  一

  吉林坐落于松花江左岸。像古希腊圆形竞技场(amphi-theatre)一样的山冈环抱着松花江河谷。在吉林南部,山冈延展为更高的山,山峰隐约可见,被万年的积雪所覆盖。在北边,河流穿过茂密的森林,水面上泛起起伏不定而又十分优雅的涟漪,使得“满洲”的印象变得更清晰了。松花江东南80到100公里,通往朝鲜的路上,便是著名的长白山之所在,它是传说中满族人的发源地,在它附近有小白山和其他知名的历史地标。

  吉林傍临松花江,也因此会受到水灾侵袭。人们担心面对湍急江流的房屋会被江水从堤岸上卷进江中,所以部分人将房屋用木桩支撑,部分人直接将房屋建在木桩上。松花江十分湍急,当遇到大小山川,便分成四面八方的支流。因此在江流急弯处的城镇被水冲了,这些江水汇成一条强大河流,300多米宽,流入满洲中央起伏连绵的平原,而满洲平原也需要这条河水。

  吉林也被当地人称为“船厂”或者“造船所”,因为它是这个辉煌的木船大国的军事重镇,为满洲大陆(中国东北)建造木船和帆船。一排排船板,一列列帆船,在河面上堆满了。在岸边,老旧残破的船骨架,还有未成形的不能下水的新船胚胎,船身上印着编号,吸引着行人的注意。

  在陆地上,这座城市受到名义上的保护——非常名义上的——通过一堵被风吹得嘶嘶作响的十五英尺高的城墙,城墙有八个供人进出的城门,在河上的地带便没了墙,但是有木门,在晚上需要差人关上并监守。

  吉林是鞑靼将军(人们通常叫他军事总督)的领地,旧时这里有一个强大的驻军用来训练满洲军队。唉(alas),这里再也不训练军队了,因为俄罗斯人迁徙过来了并定居于此,直到他们被那些为了保持谨慎退居幕后的中国军人驱逐了。吉林还有一个新式武器兵工厂,里面装备着德国与英国的武器,还允许制造步枪,现在这儿有俄罗斯人管制的印记。木材资源在吉林十分丰富,有着木船、棺材、家具,还有闻名遐迩的数不清的其他木制品。这些木制品也捍卫着这座城市的荣耀。这里有大量的用不完剩下的木材,以至于需要在每个场地要用巨大圆木插入地中,再用巨大的厚木板围住圆木,以此保护剩余的木材。

  二

  我们的轮船在一个巨大木篱笆围住的商队旅社前停下了,这个旅社是传统吉林风格的。一个稍显残旧的俄罗斯三色旗,挂在竹竿上,以表示这里是俄国的领地。这里是这些轮船的总基地。还有两条船停在这里,有一个很小,小到无法刻上出航编号。岸上人群中有一个个子很高的俄罗斯人,他戴着一个高皮帽,站在岸边,用迫切的眼神盯着我们,在他旁边围着一群中国人。从他们的满洲风格的穿着来看,满洲即将迎来寒冬。他们的鞋是用皮革制成的,这是一种当地的奇特的鞋。各种奇特款式的毛毡帽,系着鲜艳的布条,戴在这些满洲人的脑袋上。这些毛毡帽用的是粗糙的羊皮或者狗皮做的。一个格外显眼的酒红色的标志缝在这些满族人的裤子上。

  我们上了岸,那个高个俄罗斯人便与我们搭话。我们随行的日本事务官笑着用英语告诉我们不要跟俄罗斯人继续交流了,他(俄罗斯人)与我们无关。所以我们便拉拢了附近的中国人,找一个旅店(服务生),得到结果是:一团糟!这些中国人在激烈地争吵,近乎疯狂地争抢生意。“这里!客官,远近闻名的红灯笼客栈,所有外地客都来这儿!”“谁不知道我们龙湖客栈,别听那些人的谎话,来这儿!”我们得到的就是这些呼喊,我们的行李在这些人的手中扯来扯去被扯碎了,这些商贩带着火气在争夺着。最终我们选定了龙湖客栈,至于原因,我们其实也不清楚。这是一场令人绝望的争斗,我被一个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到手推车的车轴边,我的行李也被推到我的身后,来自龙湖客栈的“勇士”,用一种终有回报的满足感,在人群中四下张望。他很公平地赢得这次“比赛”,因为他肺活量好(喊得响),胳膊有劲。中国人很少喝彩,人们会向能力强的人表达仰慕。中国底层百姓直来直去,事情越好笑笑声越响亮。

  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下榻到我们的客栈,客栈经过休整后又变得干净了。日本人在我们吃过饭后意味深长地跟我们说他需要去见一个朋友,而我们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所以我热情地跟他说了声再见……

  之后,我便外出,找到我事前安排好的银行去邮寄我的信。尽管我一直在文明世界之间移动,但当我正式寄我的信件时,我掌握的新闻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俄罗斯控制下的邮政系统,邮寄出这封信,实属不易。除了哈尔滨,邮到满洲的其他地方简直和邮到北极一样难。

  我掌握的消息虽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还没有宣布出去。虽然还没有宣战,但战争的硝烟味已经飘到了亚瑟港,战备工作正在日夜进行。军队正在不断地转移,不断地被训练着,不断地接受检阅。土建施工正在进行着,水泥正在浇注,还有很多令人兴奋的准备工作,不要遗漏对日本间谍骇人听闻的抓捕,听说他们已经掌握了所有堡垒的情报。我的消息都与军事有关,而我被警告不要浪费时间,并且别离铁路太远。所以我规划只能在吉林待一天了,因为我去火车站要赶80公里的路,我得抓紧时间办事了。我回到了客栈,雇了一辆“三套车”(三头骡子拉的车),为明天早上四点赶路做准备。而且我雇的是运输鸦片的骡子。这些骡子被称为“鸦片骡子”,不是让骡子吸食或咀嚼这种有害的药物,它们只是用来运输鸦片的骡子,数量稀少,但是速度极快。之后我便出了门,拜访了那些我曾经自荐过的官员,从他们那里我套出很多信息,所以也给予了他们一些回报。

  三

  吉林现在还在俄国人的掌控之中,尽管撤离工作正在进行,一支经常调动的军队已经在这危急时刻驻扎。毫无疑问,俄国人为谨慎起见,最终会在这里汇聚一支强大的军队。在这里,有六支步兵连,三支炮兵连,和两支由哥萨克人组成的连队,大约总共超过2000人。电报局完全由俄罗斯人控制,尽管旗下有附属的中国官员。Commissair(俄国军官)乘坐两匹马拉的时髦的四轮大马车上街,华俄道胜银行(Russo-Chinese Bank)的年轻的希伯来人坐在马背上,哥萨克士兵簇拥在马车四周。大街上到处都是俄罗斯士兵。总而言之,在吉林的俄罗斯人认为他们没有被海上势力所发现,他们在大街上游行是为了居民们好,希望在他们的武力镇压下,能够创造奇迹,让中国人爱戴他们。甚至还有几家俄罗斯商店在卖罐装食品,一些穿着高靴子,用皮带束着松散长袍的俄罗斯糙汉在零售着伏特加和葡萄酒。

  但是在每家俄罗斯商店旁边,令人难堪的是,都有一家中国商店在零售着近乎相同的东西,但是更新鲜、更好、更便宜实惠。所以俄罗斯企业的经济实力很薄弱,并且一天天地变差,不久后就会崩溃,变得无人问津。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是多么不可阻挡,除非他们面对着上层社会的剥削打压,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是不可阻挡的。

  吉林的街道装饰得那么色彩鲜艳,人们完全不受那些残酷疯狂的战争传言的干扰,然而这些传言已经搞得其他地方的远东人人心惶惶。城市的中心地带开设着商店,由于使用了具有东方特色的朱红色,主街道亮亮堂堂。红纸上贴着巨大的方形字符,这些纸一个挨一个地贴在告示板上,为了宣传商店里有名的商品的来头。在吉林的商店售卖着各式各样的质地好且古雅的商品。有精致美丽的木雕,各种盖上印记的皮革,毛皮制品,如熊皮、虎皮、豹皮。这些都是来自东方森林的珍兽的彩色毛皮,古时都是用来上贡给皇室的。

  盖上印章的皮革和家具店是最有趣的,在这里你看到的东西与你看到中国的其他物品都不一样。巨大的装卡片的盒子,一英尺长六英寸宽,里面放着中国贵族的红牌,令人印象深刻。它们都是在鹿皮上,雕刻上梦幻的图案,用美丽狂野的红色与绿色装点。形状各异尺寸不一的实心皮盒都是用鞣制的毛皮卷制而成;在一般情况下,都是用东方人钟爱的红色涂抹。橡木柜子、橡木桌子、古董架也是各式各样,琳琅满目。所有物件都是那么有趣新颖,这也证实了:吉林坐落在有繁茂树木与珍奇野兽的巨大森林边上,它拥有15万人口,大多数居民以把这些材料加工为商品为业,在任何意义上,吉林都不像满洲其他大多数城镇那样仅仅是贸易中转地带(这些城镇往往以加工处理农产品而富裕起来),吉林是一个繁荣的制造业和手工业中心。这可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并且在未来也会占到重要的一席。这里非常有特色,有很多木材,多到使得满洲人在皇帝走过的道路上用木板铺上,想象着清人这种行为,简直太不可思议,闻所未闻。

  吉林的赶集市场也是十分有趣,虽然还没有到最好的时候,仍有不少好东西卖。但当天寒地冻的时候,猎人便开始尽情地围猎,这时你便可以一睹野鹿、野猪、野鸡、鹧鸪和有名的塔玛拉,而重头戏便是新鲜鲟鱼的鱼子酱。这些不知道Savarin(萨伐仑松饼)的厨师,能做出一盘珍馐,这是极致的享受,甚至你会用搭配面包把他们全部解决掉。而约翰·中国人(美国漫画家托马斯描绘的中国政治家形象)不会知道小狗的尾巴和永恒的米饭,他更喜欢吃大量的碎肉、野味、蛋糕、通心粉和小米。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我在街上闲逛,阳光照耀,热气蒸腾,这在北方是常态。而这个温度是比较适宜的,在三伏天都不怕中暑,因为所有人都不讨厌这个天气。我很欣赏中国人的适应力,街上热闹的场景除了巴黎的街头就没有什么地方可比了,水果贩子和其他商贩把锣鼓敲得叮当响以引起人们的注意。车夫们为了驾车大声使唤着骡子,车上坐的都是达官贵人的夫人,为了不被人评点她们的妇德,车窗上都用窗帘小心翼翼地遮住了。在南方很难见到的说书人,坐在高板凳上,滔滔不绝地讲着清人入关前古代侠客行侠仗义的故事,最后说书人会意味深长地告诉听众们侠客也要填饱肚子,并告诉听众他很渴。一群满洲女孩,满脸都涂上胭脂,粉红色的帕子松散地系在脖子上,说着中国的平仄韵脚,互相害羞地称赞着对方。人们闲逛着,人们呆立着,人们吃着饭,吉林仿佛与世隔绝,在这里闻不到战争的硝烟味,政治因素影响不到这里!

  我进了一家烟草店并买了一些马尼拉雪茄,西方文明已经在这片努尔哈赤征战和生活的土地上传播开来。“世态没那么糟糕”,店员告诉我。我问:“在这些坏年头你亏损了不少吧?”“是的,先生。”他补充道,“所有东西都失去不少,但俄罗斯人是跟我们一样的处境。”

  四

  这确实是到处都发生的事,在短暂的过渡期后,从俄罗斯来了一系列的社会团体,比如暴匪与石油工人(女人不参与这些远东事务),很快就让原本繁荣的街道变得萧条。然而,三年过后,中国人赚了铁路上俄国人的卢布,街道再次迎来繁荣。

  最后我来到银行与人作别。“联合工业公司银号”,这是这个银行的全称。银行里的中国人对所有的事情都保持怀疑态度,特别是对俄国人的实力,对这场即将打响的战争。“俄国人能干什么?”他接着说,“他们(俄国人)在衙门上集结军队,然而我们的官员已经干了所有事儿,捞了所有的油水。紧接着我们就会重新募集军队,我们在吉林已经有四个营了,而且这些新式军队比以前的军队更好。我们会在这场战争笑到最后的”。“是的”,我说:“但,如果战争真打响了,俄罗斯公开宣告以占领满洲作为第一步,而且日本人最终战败,你们中国人会怎么办?”“哦”,他们回答道:“总会有法子的,而且现在的光景还不坏。”

  吉林的这些银行家显然赚了太多钱便变得有些愚昧,但他们情有可原,因为致命的懒惰庸碌与清廷的无能使俄军乘虚而入,清军如同虚设任人鄙视。然而中国人的高傲,使得他们早已忘记了不堪回首的屈辱历史,并且认为外交上的忍辱负重最后会奏效。然而在他们的历史中确实证明过这点。

  所以吉林才会如此的安静,百姓如此满意。一个强悍而又意志坚定的满洲领导人为了中国人的利益不断工作,而且他重新获得他曾失去的东西。军队在训练,经济复苏,枪支从兵工厂拿出来了,官员们也开始征税,所有事情恢复如初。虽然俄国人还在,但中国本地人肉眼可见的庞大的人口,他们优秀的外交手腕和经商理论,他们极强的适应能力,以及既愿开疆拓土又不愿失去一寸土地的信念,都朝着好的方向进行着。

  俄国人仍然在战略上占领着吉林,但是他们已经在暗处,而中国人站在明处。从宽城子(今长春)这个八十里远大集镇驶来的开向吉林的火车即将开通,俄国人认为这会加强他们的实力。俄国人只是在自身上了一道枷锁,而不是帮助自己。现在的铁路早已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无利可图的负担罢了,每俄里的铁路对中国人来说都是金钱的象征,而对俄国人则是金钱的消耗,这不会使俄国人达成他们的最终目标……

  (本文标题为编者所加)王卓亚 译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