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永吉文学的乡土气息

2017-12-01 08:01    松花江网

  ——兼谈我市乡土文学创作的新气象

  近些年来,在我市作家队伍中,乡土文学作家的创作日益活跃。他们以土地一样的淳厚情怀、坚韧的创作态度、扎实的生活阅历和独具特色的写作风格,默默地向社会传达自己的乡土声音。他们的写作展现出更丰富、更多元、更珍贵的文化心理和精神价值。乡土文学作家队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壮大,他们从田地和山林中获取的人生经验与生命体验,以自然流淌和自然生长的姿态,打开了“新城镇与新时代的对话”,其创作已成为吉林文学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其中,永吉作家队伍的创作呈现出日益繁荣的崭新气象。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大多数写作者由于地处偏远乡村,对当下文坛的现状和潮流缺乏了解,许多乡村写作者连地市一级以上的笔会和培训班都没有参加过,他们缺乏引领,缺少交流,更缺少鼓励和扶持。

  近距离或零距离沟通广大乡村写作者的创作情感,加大乡村作家的培养力度,是进一步贯彻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的讲话精神,是继续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的具体行动,是更进一步地贴近生活、贴近人民,更好地服务新文学群体的具体表现。

  我与永吉大地或是永吉文学有着不解之缘。永吉长岗岭稗子沟有我儿时的屯亲,我在万昌新房子大队度过了三年多刻骨铭心的知青岁月。就像土生土长的、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一样,当年的我们住着稻草苫顶的房屋,白天下地干活,夜晚上炕睡觉,卷农家土炕上的笸箩烟抽,和农民一起坐在地头打盹儿,也经常坐在返青的土丘上,迷茫地看着大片大片的水田在阳光下闪着玻璃一样的光亮。我的文学处女作也是在永吉下乡时创作发表的。

  我市是全省的文学重镇,永吉则是我市文学创作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十几年中,永吉走出来一批像格致、阿未等有着全国性影响的有成就的作家、诗人,乡村文学社团也是颇具名气。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永吉文学是不甘寂寞的。

  “原野文学社”从最初的民间发起,到由县文联和文化馆擎旗,长达14年之久,在美丽的乡间积藏了满囤满仓的文学良种,还在全国文学社团工作会议上介绍了自己的先进经验。

  永吉女诗人李秀慧在杨木乡组织15名农村女孩成立的“春妮女子诗社”闻名东北大地,给乡村生活和劳动带来了诗性的气息,得到了全国妇联的表彰。

  从永吉老一代作家流云、江汉力、郭野曦、郭纯学等到新一代作家朱盾、张景东、高森林、关瑞芹、赵太珩以及更加年轻的王秀波、李春玲、尹丽丽、张景云、金丹秋等,他们传承和接续了永吉文学的创作使命与文学精神。

  而朱盾、郭野曦、郭纯学、王世英、李秀慧、高森林、房金远等,他们不仅是永吉文学中坚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永吉文学事业的践行者和推动者。近几年,他们组织的创作笔会、作品研讨会和文学采风等活动,深入民情,有声有色。他们扎实探索,勤奋创作,在《诗刊》《中国文学》《作家》及全国地方性报刊发表了大量优秀作品,出版了散文集《十年一刻》(朱盾)《带露珠的草叶》(郭纯学)《指尖的花朵》(张景东)、诗集《泥香土魂》(高森林)等一批个人文学作品,在地区和全省引起很大反响,获得了多项国家、省市级各类文学奖励。

  农民诗人高森林还在今年初荣获了“全省十大农民作家”称号。去年,由朱盾创立并担任社长的“永吉星星诗社”,更是聚集了永吉文学的新生力量,不断创造出了新的文学成绩。

  文学是心灵世界的灯火,职业和身份都不能阻止写作。乡村需要文学,农民也需要文学的滋养。

  本土作家是广阔的乡土文学世界的精英和文化代言人,他们以土地的身份以及根植文化的代表,带着对童年和故乡的回忆,用隐含着乡愁的笔触,将乡间的事物、泥土的气息,移进现代网络和纸媒体,显示了鲜明的地域色彩,从总体上呈现出自觉而又可贵的民族化的追求。

  他们的作品表现了古老的田园诗意、乡野夜色及空灵雨景等乡土文学恬静怡人的意境和城镇图景,昭示着乡土文学所可能具备的某种超然的美学特征。永吉农民诗人华生说:“我要把数十年在山林蚕场劳作的寂寞,化成一道道美丽的诗行。”文学的美学意义,其实就是生命的意义。

  在有些作品中,我们还难能可贵地看到特殊的风土人情描绘之外,提供了那种普遍性的、与时代共同的、对于生命以及世界的认知。

  乡土写作不意味着降低对作品标准的要求,而是强调他们和土地的重要关系,强调他们独一无二的书写方式。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中国农村乡镇也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现代文明和文化心灵及其文学精神对于原始耕作及古老土地的温情介入,有着极其深刻的历史与现实的交集和融合。这种思想意识深处的时代人文景象,进入作家内心,他们与土地的关系以及伦理观念都发生了变化,这些需要有志气、有理想、有作为的乡土作家去书写。

  乡土作家长期生活在广大农村乡镇,和土地血脉相连,和人民心心相依,他们的创作离不开辽阔的大地,也离不开纷繁的时代。他们的创作也和时代变迁一样,呈现出多元的局面,这也是千百年来中国乡土文化的延续。他们对人类情感基本认识的淳朴表达是最有价值的,要鼓励这种表达,社会应该给他们建立更多的表达渠道。

  乡土作家创作中提供的鲜活真实的乡村及城镇生活、乡村社会发展现状,给文学和社会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素材,有效地维护了农村文化生态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

  广阔的乡村大地,蕴含着丰厚的文学矿产,广大的乡土作家是这“矿产”的主人。丰富多彩的乡村和城镇生活,必然会产生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大众的丰盈、扎实的文学作品。

  对于正在蓬勃发展的永吉文学,我们期待着它能够展示出更加广阔的乡村世界,能产生更多的具有时代精神的现实主义精品力作,能积蓄出质朴、温厚的更加强有力的文学力量。

金伟信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