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欧阳修:人生最乐意之事,莫过于游山玩水写诗词

2017-09-22 08:55    搜狐

  欧阳修:人生最乐意之事,莫过于游山玩水写诗词

 

  北宋景德四年(1007),欧阳修出生于绵州(今四川绵阳),其父亲任绵州军事推官,老来得子。

  但欧阳修三岁时,父亲便去世了,剩下他和母亲两人,后来便到湖北随州去投奔其叔父。欧阳修自幼喜爱读书,其母郑氏常用荻秆在沙地上教欧阳修读书写字,常从城南李家借书抄读,他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往往书不待抄完,已能成诵;少年习作诗赋文章,文笔老练,有如成人。

  十岁时,欧阳修从李家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爱其文,手不释卷,这为日后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播下了种子。

  天圣八年(1030年)经过两次考科举失败之后,欧阳修终于在由宋仁宗赵祯主持的殿试中被仁宗皇帝唱十四名,位列二甲进士及第。据欧阳修同乡时任主考官晏殊后来对人说,欧阳修未能夺魁,主要是锋芒过于显露,众考官欲挫其锐气,促其成才。

  景祐三年(1036年),范仲淹倡导改革失败,欧阳修作为范仲淹一派也受牵连,被贬为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

  康定元年(1040年),欧阳修被召回京,复任馆阁校勘,编修崇文总目,后知谏院。

  庆历五年(1045年),范仲淹“庆历新政”被贬,欧阳修上书分辩,因被贬为滁州(今安徽滁州)太守。后又改知扬州、颍州(今安徽阜阳)、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在滁州,欧阳修写下了不朽名篇《醉翁亭记》,古文艺术达到成熟。

  晚年的欧阳修以太子少师的身份辞职,居住于安徽阜阳,以游玩写诗为乐。于1072年9月22日在家中逝世。

  欧阳修的一生为后人留下许多诗词名篇,诗风与散文近似,重气势而能流畅自然;其词深婉清丽,承袭南唐余风。

  诗词欣赏

  醉翁亭记

  (宋·欧阳修)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然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蝶恋花

  (宋·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画眉鸟

  (宋·欧阳修)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玉楼春

  (宋·欧阳修) 

  风迟日媚烟光好。绿树依依芳意早。

  年华容易即凋零,春色只宜长恨少。

  池塘隐隐惊雷晓。柳眼未开梅萼小。

  尊前贪爱物华新,不道物新人渐老。

  浪淘沙令 其一

  (宋·欧阳修)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

  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采桑子

  (宋·欧阳修)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

  飞絮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

  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秋怀

  (宋·欧阳修)

  节物岂不好,秋怀何黯然!

  西风酒旗市,细雨菊花天。

  感事悲双鬓,包羞食万钱。

  鹿车何日驾,归去颍东田。   松花江网编辑:郭丽杰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