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人与物的情缘

2017-08-25 08:18    松花江网

  收藏多年,渐渐悟出一个道理,人与物之间是有情缘的。这个情缘是在长时间收藏过程中体会出来的,很微妙。

  先说缘吧,人和物是有缘的,那缘分如初恋情人的一见钟情,如老朋友多年的一个眼神。有时,心底长草一样,就要到某处去,去了就能碰到你一眼就能相中的某件东西,这就是缘分。失之交臂,就是没有缘分。去了几次,前几次都没相中的某件物品,后来再去,就相中了,那前几次就是没有缘分。

  有些东西,搭眼一看,就相中了,有时甚至隔了很长时间,都说不出究竟相中了它哪一点。比如,近日,我收到一件满族萨满跳大神用的木制神偶,一尺多高,老年女性,半蹲着,双臂抚向膝盖两侧,头发一丝一丝齐整地垂着,眼睛和嘴笑得弯弯的。因为脑壳里是掏空的,神偶镂空的白眼球是透亮的,全身黑色包浆,述说着一种年代感,浑身透出一股神灵、神秘、神韵和神气。尽管这么多年我经手过很多萨满神器、神偶,这一件的灵秀,却一下子就穿透了我的心。卖主要了一个大价钱,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收入囊中。这就是人与物之间的缘分。

  有的物件,竞相来聚,赶都赶不走。藏友知我喜欢古人的印章,送来多件。一次,送来三件寿山石,个头大,但雕工的构图、风格和刀法几乎一样。我对着第三件说:这一定是假的,是别人“埋雷”了(指做假物品,预先放置他处,诱人去买)。友人说,这三件东西是他从相距很远的不同地方得到的,怎么能是“埋雷”的呢。后来,我又仔细揣摩了几天,从边款上终于弄明白了,原来三件东西出自同一清代名人之手,怪不得似曾相识。现在它们又相聚在一处,真是难得的缘分呀。

  有的物件,在自己手中待了很长时间,也就有了情感。我有一个鱼篓形的瓷砚滴,上面雕刻了一圈鱼、虾、蟹、虫,栩栩如生。我常拿出来把玩。一天,来了一个相交多年的挚友,他相中了,爱不释手,放下后,隔一会儿又拿起来端详。我只好割爱,刚说了一句:“喜欢就归你了。”他虽然也听出了我语调中的勉强,却赶忙说:“那就谢谢了!”这说明,那件物品已和我缘分尽了。

  和人一样,缘尽了就举杯握手,互相道声珍重。再说,物的寿命要比人长得多,再好的物,也不能总在一个人手中。从人与物的缘分,我联想到人与人的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相识、相交、相爱、相别,实在是各有各的滋味。

  再说情吧,人与物是有情的,情与缘是分不开的。是先有缘,才有了情,还是先有了情,才有缘,很难说得清。人与物的情,是和缘互动的。一次,我得到一个清代文人的闲章,是个寿山“小山子”的料,印文为“不为章句之学”。得时,见料一般,外形也一般,就没太上眼,留下了,也没太在意。一天,我正在赶写一篇稿子,主题有了,谋篇布局,有点差强人意,尤其是有些主要词句还嫌雕琢不到位,于是搁下笔,去把玩所藏印章。突然,这枚印章的印语跳入眼帘——“不为章句之学”,看了一会儿,忽有所悟,文章要的是意境、主题和气势,不能被章句所困,章句不能不追求,但不能过于雕饰。此印语正解我此时的困窘,于是顿悟,洋洋洒洒,下笔一挥而就。从此,我对此印情有独钟,不时拿出来赏玩一下,且常有所悟,常伴有一股放松、愉悦之情涌上心头。

  物对于人的情,是活的,上面说的印语一事,就是物在动了。当然,主动性仍在人的一边,与人的心情、人的知识、人的处境、人的悟性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差之毫厘,得失常在千里之外。

  人与物的情缘,有深有浅,深浅是培养出来的,但不论深与浅,都不要轻言放弃。很多物和人一样,具有唯一性,一旦失去,就永远失去了,再也不可能碰到一模一样的了。

  珍惜、保管好这些情缘,但愿人与物的情缘长久,但愿人与人的情缘长久。(作者/江汉力)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