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也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2017-08-14 08:06    松花江网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出自《论语·雍也篇》,全句为:“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古文“知”通“智”。

  如何理解上面这句话,亦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翻阅案头几部比较权威的译注,不难发现,著作者除了在“字斟句酌”上有所不同外,其本义大体相似。

  钱穆先生“白话试译”为:“知者喜好水,仁者喜好山。知者常动,仁者常静。知者常乐,仁者常寿。”(详见钱穆《论语新解》,九州出版社出版,178页)

  杨伯峻先生的译文为:“聪明人乐于水,仁人乐于山。聪明人活动,仁人沉静。聪明人快乐,仁人长寿。”(详见杨伯峻编著《论语译注》,中华书局出版,66页)

  李泽厚先生译为:“聪明的人喜欢水,仁爱的人喜欢山。聪明的人活动,仁爱的人安静。聪明的人常快乐,仁爱的人活长久。”(详见李泽厚著《论语今读》,中华书局出版,118页-119页)

  傅佩荣先生解释为:“明智的人欣赏流水,行仁的人欣赏高山。明智的人与物推移,行仁的人安稳厚重。明智的人常保喜乐,行仁的人得享天年。”(详见傅佩荣编著《细说论语》,上海三联书店出版,138页)

  细细品味诸位大家的译注,似乎皆囿于宋代理学家朱熹对这句话的理解:“智者达于事理而周流无滞,有似于水,故乐水;仁者,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有似于山,故乐山。动静以体言,乐寿以效言也。动而不括故乐,静而有常故寿。”(详见朱熹撰《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出版,90页)

  通过反复吟诵《论语》,笔者对上述解释产生了“歧义”:难道仁者就不爱好水,智者就不爱好山?仁者就不好动,智者就不好静?仁者就不爱乐观,智者就不爱长寿?

  《论语·颜渊篇》有这样一则对话:“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 古人对仁者、知者固然有所指,但是,我们认为“仁”与“知”,两者是不可截然而分的。岂不闻,“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详见《论语·卫灵公篇》)正如“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出处同上)。试想,被孔子赞为“仁者”的伯夷、叔齐、比干为了实现理想而牺牲了生命,何以堪“仁者寿”?被孔子称为不得志但能善用“智”而“隐居放言”的虞仲、夷逸,不愿“出仕”,又何以为“好动”?同样的道理,将动和静、乐和寿绝对对立,也是讲不通的。

  因此,我们有理由将“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一句,看做是修辞学上的一种特殊手法,即“互文”。所谓“互文”,也被称作“互文见义”,既属于修辞学范畴,也是训诂学的一个术语。中国训诂学会原副会长郭在贻先生将其定义为:“上下两句或同一句子的上下两部分参互见义,互相补充。”(详见郭在贻著《训诂学》,中华书局出版,51页)

  “互文”常见于古诗文中,现代人使用的也屡见不鲜。《古诗十九首》中“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即为“互文”。其上句省去了“皎皎”,下句省去了“迢迢”。“迢迢”不仅指牵牛星,亦指河汉女;“皎皎”不仅指河汉女,亦指牵牛星。

  “互文”常见的例句还有许多,诸如耳熟能详的《木兰诗》中“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其上句省去了“坐我东阁床”,下句省去了“开我西阁门”。两句要表述的意思是:打开东阁门在床上坐一坐,又打开西阁门在床上坐一坐。《琵琶行》的“主人下马客在船”,“主人”与“客”、“下马”与“在船”均互补见义,乃言主人和客人同时下了马来到船上。著名的“秦时明月汉时关”,其中“秦”与“汉”互补见义,即明月仍是秦汉时的明月,山关仍是秦汉时的山关,以此来映衬物是人非,并非明月属秦,关属汉。

  《沁园春·雪》中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其“千里”和“万里”也是“互文”。毛泽东主席当年描写的景物是千万里冰封冻,千万里雪花飘。

  当然,将“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看作“互文”,理解为“智者和仁者一样的既喜好山也喜好水,智者和仁者一样的既好动也好静,智者和仁者一样的既爱乐观也爱长寿”,是笔者诵读经典后的一己之见。

  (作者为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市甲骨文学会副会长 师小学)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