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美国有“罗子君”吗?

2017-07-31 08:06    搜狐

  美国有“罗子君”吗?

  

  旅美近12载,先后在保险,税务界和教育界工作,共事过形形色色的美国同事,观察过许多人的百样人生。关于女性在社会和婚姻中的角色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中,借《我的前半生大》大热之际,抛砖引玉,略谈东西方文化比较之我见。

  美国是与中国非常不同的一个社会,这里大多数地方的风景远远比国内大城市要田园牧歌,作为新移民,你会发现这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时候非常远,有时候又特别近。你可能和周围邻居没有太多互动,但是路遇陌生人会和你热情洋溢地打招呼。你和孩子的朋友的家长可能也不会很亲近,但是孩子们的生日派对他们会参加,并且把孩子们当成真正的主角,家长们在旁边远远的围观。一起上班的同事们在午餐时间无所不聊,甚至涉及相当隐私的个人和家庭话题,但是,当换了工作,搬家离职以后,联系也就很少了。我生女儿时,住院两天期间的值班大夫们会专门来到我们房间,向我先生热烈握手表示对家里添了新生儿的祝贺,但是,我想这些大夫肯定是叫不出我先生的名字的。

  如此种种,我觉得说明了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人情社会,而美国是一个契约社会。我们中国人心目中应该是有非常强烈的远近亲疏之分的,就像一粒石子投入水中溅起圈圈涟漪,最中心应该是血缘宗族,即家人亲戚,接着,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老同学,老街坊,老同事,新同学,新朋友,新同事,等等,一圈圈向外排开。什么圈层的人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大家分得很清楚。比如,自己的家庭隐私什么的,我们的文化里可能只能对最内圈层的人说,美国人倒大大咧咧,觉得同事一起吃饭聊聊也无妨。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和家里老人同住,让老人带孩子是我们文化里最普遍常见的事情,但是我所有的美国同事听说中国人居然能够和老人住个一年半载甚至几年,下巴都掉下来了。连我现在最谈得来的一个美国老教师同事,她也帮女儿带孩子,不同的是,她女儿大概一周有那么一两个下午,会把孩子送她家去。来自非常传统的天主教家庭,她年轻时一周会和公婆吃一两次饭。但是,连她也觉得和公婆住5个月是完完全全的不可忍受。在他们看来,夫妻间的隐私和亲密是任何人不可侵犯的,即使是父母公婆。

  以小见大,美国的契约社会讲究人人按照契约精神,各司其职,各行其事,界限分明。所以,不少人会觉得美国的文化相较东方传统而言是冷漠的,无情的,但是,我倒觉得这种契约精神相较东方传统而言也缺少了某种意义上的功利色彩。

  那么,现在话题就回归到女性的地位角色上来了。你觉得,女性是生活在人情社会,还是契约社会好呢?我觉得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咱们得从历史发展的长河来看。人情社会,毫无疑问,在奴隶和封建社会给人撑了把强大的保护伞,这伞里保护的当然也有千千万万的女性。比如,儿子二十四孝,老娘就老有所依了。男人们三妻四妾,众多穷苦女性们多了条社会阶层的上升通道。婚嫁就更加了,门当互对,媒妁之言,保障了同一阶层女性社会地位的巩固,因为当时人们的主要财富来源就是继承。

  连我非常敬佩的胡适先生曾经也大大赞叹过中国传统婚约的好处,他老人家认为像西方社会那样,女性们需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展现自己的各种魅力去博得优秀男士的芳心,其实非常非常的累,而且也充满了风险和各种不确定因素。倒不如咱们老祖宗的媒妁之言干脆直接,保障强大,让广大女性们不用费啥周章也一辈子衣食无忧,多好!适之先生是真人物,说到做到,毫无含糊。面对相貌平平又无文化的江冬秀,他老老实实守了一辈子,不像陈俊生和史涓生。据说,适之先生年轻时喝过些花酒,小移情过表妹,不过,反正无疾而终了。小插曲是,他家一次来小偷了,好像也是江冬秀挺身而出,保卫老公,嘿嘿!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人的主要财富来源还是继承吗?我们择偶还是依靠媒妁之言吗?男人们还是三妻四妾吗?养老依然主要靠家庭吗?美国早就不是这样了,所以他们社会成员之间的分工责任,法律权利义务非常明晰。家庭内部夫妻之间可以说也靠一种契约精神来维系。比如,婴儿几个月就送托儿所,绝大多数情况下父母是放心的,因为托儿所老师应该履行职业道德和契约精神。如果年轻妈妈或者爸爸选择离开职场,专心照顾家庭,也只是选择了承担契约里的不同分工。美国妈妈不会太过担心什么与社会脱节,将来因为进步慢而被抛弃什么的。她们内心足够强大,觉得工作与否只是个人的选择,别人无从评判。工作的那位也绝不会因为自己赚了点钱就洋洋自得,用施舍的眼光看另一半。他们深深明白,孩子们的课内外活动,全家饮食起居打点的不易。

  至于老人什么的干涉,那就更不可能了。强烈而清晰的界限感会让老人远离后辈的家务事。多年有一个我曾经共事过的小伙子,忽然一天愁眉不展让我们帮他的家务事出出主意。他的大女儿当时大概6岁。他的老家在波多黎各,全家移民美国有年头了。他的妈妈,即孩子奶奶想带大孙女回波多黎各一周游玩,结果他的妻子强烈反对。原因就是,孩子妈妈认为孩子第一次出国应该由母亲陪伴,奶奶算哪一出?我们办公室其他几位同事也都支持小伙子的妻子,呵呵。

  美国虽然离婚率较高,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夫妻貌合神离,异地分居,出轨等等《我的前半生》描述的事情也非常少。美国爸爸的参与家务程度是非常高的。我以前公司里的税务总监就和我们说过他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的事情。我们学校的幼儿园部有专门的爸爸日,到了那天,不管爸爸们工作多忙,都一定会请半天假,到孩子们的教室来看孩子们的作品,和老师聊聊,和儿女甜蜜地共进下午茶。

  我现在的一个学生告诉我,他小时候主要是依靠当律师的爸爸带大的,妈妈在IT业很可能工作更忙,或者也许就是爸爸的天性更加细腻也未可知。他觉得他爸爸不在律所,而在公司工作,所以不是特别忙。另一个学生为了决定他是否下学期继续选我的课,他的父亲,某国际知名大企业高管亲自到我不起眼的小教室来当面和我谈谈。另一个不守纪律的学生,她的妈妈来到学校以后,亲自拨通他的爸爸,某公司CEO的电话,和老师进行三方会议。这些学生刚好都是男孩,我想,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长大,他们成为陈俊生的概率应该不会太高。如果孩子们是自己一勺一饭喂大,院子里的花木是自己亲手栽培,孩子们的学习课业都密切关注,男人们恐怕上小三床时应该不会那么热血沸腾,看见别的诱惑就毅然决然地抛弃从前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吧。《我的前半生》的种种代表中国当下的婚姻里面,男人们履行契约不足,或者把契约里的义务就简化为挣钱或者说的更冠冕堂皇叫事业,或者说的更世俗一点叫养你,是对女性的强取豪夺,变相压迫和最直接的侮辱!

  当然,美国绝不是天堂。那么,真碰到罗子君那样的事怎么办?我多年前工作过的一家IT公司里的最底层的文员老太太,跟我回忆过十几二十年前的陈年往事,当听到老公出轨以后,她立即回家换了门锁。这位老太太既不多金,也不美丽,身材相当发福,从那以后也没有再婚。

  另一个独立女性的观点,英雄所见略同

  所以,去他的护肤瘦身化妆品,去他的名牌衣服包包鞋帽,去他的学历学位高工资,去他的父母公婆七大姑八大姨,去他的撬闺蜜男友靠男人指点,真正内心的强大与这一切无关!(来自《壶憩粟余》)

  作者简介:Bonnie,出生于书香世家,生长在南京,从小才华咏絮,钟情于文史,眼界脱俗。旅居美国俄亥俄州,过恬淡的生活,写一笔好字,有一颗玲珑心,育一儿一女,教书育人,传播中国文化。做自己真心喜欢的工作,写自己真心想写的文字。(松花江网编辑:郭丽杰)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