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西团山文化第二次踏查

2017-07-26 07:44    江城日报

  西团山文化第二次踏查记录——

  走进猴石山与长蛇山

  

  前言:

    吉林省松花江研究会文史专委会在5月13日组织西团山文化考古踏查后(踏查记录于6月28日已见本报5版),6月3日又组织了第二次踏查。这次计划踏查地点是位于龙潭区的猴石山与长蛇山两处遗址。

  西团山文化对今天的吉林人——包括踏查小组成员而言,仍是一种较为抽象的考古学意义上的文化。这一文化对社会现实而言,似乎亦只有考古学意义,与今天的我们不会有什么关系。虽然这一文化在考古学意义上,从半个多世纪以前被发现、命名以来,遗迹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但基本仍只有研究价值,难有现实意义。

  真切地走进西团山文化主人曾经生活的现场,最深刻的感受是,那些当今被称为“遗址”的地方,是西团山人生息的故土,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从这个意义上,追溯一方土地的历史与昨天,如果无视往昔主人的存在,这块土地的历史无疑是断裂和不完全的,今天的人们无法真正认识和了解这座城市“从哪里来”,亦无从叩问正生活其间的“我们是谁”。

  我们的踏查才刚刚开始,提出或思考这些问题,还有些力不从心。

  其实,随着西团山文化的考古发现,这一文化在松花江流域的流布范围越来越清楚,其存在时间也越来越明确,在与其他考古学文化的比较中,关于其来源以及可能受他种文化包括中原文化可能有的影响,亦是始终被关注的问题。

  1996年作为国家“九五”科技攻关重点项目启动的“夏商周断代工程”,使曾经备感模糊、充满争议的上古时期夏商周三代的年代史精确化。之后启动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使夏商周以前更模糊的甚至一直被视为传说的黄帝、炎帝及尧、舜、禹的存在,及他们所处时代的历史面貌及生活图景,也获得越来越真切地揭示。西团山文化的历史主人生活的年代,现代考古已得出结论——正值商末周初至战国末期及西汉初年。他们和上古三代的商周及中原其他历史时期是否有联系?可能有怎样的联系?这些问题都是踏查队员备感好奇的。

  走进猴石山与长蛇山前,带队的尹郁山先生就提示我们,此次踏查最需关注的,不是其墓葬,而是西团山人的居住址和居住环境,及遗址遗物显示的生产生活方式。

  

此碑背后即为“猴石凌云”曾经所在位置。潘桂霞摄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天气预报:晴 局部有雷阵雨。

  本次踏查人员:尹郁山、李桂华、安紫波、胡彦春、赵伟、周枚、于福侠。计划踏查地点为猴石山、长蛇山两处遗址。上午八点半,从市政府北门出发。

  出发前,尹郁山先生特意带来1980年的《考古》杂志第2期,上有《吉林猴石山遗址发掘简报》和《吉林长蛇山遗址发掘》两文,文中对两遗址的发掘情况有较详的记载。

  此次踏查虽目标明确,但到达目标的路如何走充满不确定性。20年前,尹老参加猴石山考古发掘,常走的是华丹路。但20年来随着城市的发展,道路变化很大。利用导航仪,我们沿着越山路、雾凇大路,转入珲春北街后过秀水大桥,来到了牤牛河边。

  牤牛河亦是吉林松花江段的一级支流。来到这条河的岸边,一长列如拔地而起的绿色山冈雄奇地静卧在对面的平原上,不用询问,我们马上明白,那就是猴石山,只能是猴石山。它的西部最雄伟的山嘴位置,如昂首的雄狮,其下原本曲曲弯弯的松花江,行此山下陡转南北走向,而由东向西奔流的牤牛河,亦在此汇入松花江。此山嘴,即为曾经的吉林旧八景之一——“猴石凌云”所在。此山能在万般景致中获此荣名,并非仅仅因其上曾有一只酷肖的猴石,其“凌云”之势,亦离不开两水相汇的背景。如今此山居高凌云的猴石虽已不在,但千古风情万千气象仍令人无法小视,尤其当我们知道它还是西团山文化具有代表性遗址,如此近切地眺望,心里已充满期许。

  然而,牤牛河也不容我们忽视。此岸距对面的猴石山不过几百米,但连通两岸的便桥不见了,不知是被上涨的牤牛河水冲坏了还是淹没了。猴石山遗址虽近在眼前,却无法直接到达,无奈折返到原华丹啤酒厂绕行。

  几经辗转终于到达山下,然而,我们走进的并不是猴石山,而是长蛇山遗址。

  长蛇山

  长蛇山与猴石山一东一西分踞牤牛河北岸的平原上。长蛇山遗址位于吉林市龙潭区哈达村,它是一座具有标志性的山系,是吉林市北郊和平原的地理分界线。山之南是开阔的平原,山的西面与起伏连绵的山地相接。距山500米许牤牛河自东向西流过。山之北侧是起伏不绝的山峦,东南面为开阔的冲积平原。此山由花岗岩构成的南北相连的两座小山组成,海拔230米。我们首先走进的,当是长蛇山两小山间的山凹。顺此山凹并不算缓的山坡,我们在荆棵荒草间边走边向着心中的“猴石”所在的山顶搜寻。

  此前尹郁山先生已向我们介绍,两遗址性质相同,应属两个父系氏族。在西团山文化已发掘的诸遗址中,此处以建在台地上的居址最为突出。猴石山遗址台地多达九级,长蛇山遗址台地达七级。其上的房屋多半地穴式,早期居址沿山坡凿穴为屋。

  此时正值草树疯长的夏季,山上小路都被荒草覆盖,满山除了茂密的草树,山体上不仅两千多年前的文化遗迹难觅,就是现代人可能留下的痕迹也被遮蔽了。我们顺着草丛中若隐若现的有人走过的痕迹试探前行,转过一坡又一坡,不仅看不到人工台地的样貌,一处处绿草杂乱的山坡也是大同小异,仿佛自古洪荒,想象不出曾有人类在此生活长达千年。当我们寻寻觅觅终于到达一侧为陡崖的山顶时,透过荆榛杂树的缝隙,居高临下,视野无限开阔,远山近水和城市尽收眼底,豁然开朗的感觉,让我们误以为脚下险峻处正是猴石已去的石砬子。

  在山上,尹郁山先生走走停停,忆起许多当年参加考古的人和事。但一晃也已近 20年未来这里了,直到我们返回,也未发现我们此次走进的不是猴石山遗址,而是长蛇山。

  从长蛇山两山间下来,我们重新上车,意欲前往长蛇山。车没驶出多远,路一侧现出高高的拦网,尹老叫停,说长蛇山遗址到了。我们跟随他从拦网的缺口处进去,于没人高的蒿草间,赫然露出了文物单位特有的标志——保护碑。尹老拨开遮掩石碑的杂草,碑的正面刻有“吉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长蛇山原始文化遗址 吉林省人民委员会 一九六一年四月十三公布 吉林市人民政府立”。这位老文物保护工作者,围着这块碑,久久观瞧、不停地抚摸,不无感叹地说,这块碑还是他任市文化局文物管理处处长时主持立的。

  碑的另一侧是对长蛇山遗址内涵的介绍,原文如下:“长蛇山遗址是原始社会时期的部落遗址。距今大约二、三千年,已进入以农业为主、渔猎为辅的父系氏族社会。一九五七、一九六二、一九六三年曾经过三次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陶、石生产工具和陶制生活用具,为我国东北少数民族经济状态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吉林省文物工作队所作发表于1980年第2期《考古》杂志上的《吉林长蛇遗址的发掘》,翔实记述了对长蛇山遗址的发掘和遗址、墓葬及出土的陶器、石器、玉器、青铜器的情况,在结语中,关于其房址这样概述和评介道:遗址中发现的15座房子,有的修造复杂,石墙之外还筑有辅助小墙,室内出土物也较丰富(有的达51件);有的建筑比较简陋,遗物也少,这一现象也同样反映在墓葬中。

  猴石山

  6月3日踏查后,当我们结合考古报告,发现此行走进的不是猴石山,我们对猴石山更加充满好奇。为此,7月12日我们计划重新走进猴石山时,特别邀请松花江研究会摄影专委会会长潘桂霞同往,希望她用航拍机能拍下猴石山在松花江与牤牛河畔的整体面貌。

  猴石山遗址位于吉林市龙潭区孤家子村北1.5公里,主峰海拔287米,相对高度将近百米。东北为连绵的山冈,与长蛇山相距约2公里。两山之间有一历史悠久的自然屯,名“唐王屯”。两山南部至牤牛河间开阔的平原,今为唐王屯的田地,田地上种植着玉米。山北面起伏绵延的漫岗,为遗址所在。走近更感此山宏大,不知该从哪里走进。于是,我们选择访问唐王屯村民。出人意料,有关唐王屯亦有太多故事与传说,令人目不暇接,让我们倍感这块土地文化与历史内涵的深厚——从唐王征东到此的传说,到现在仍然出水的唐王井的存在;从清嘉庆时所封公侯额勒登保,到皇帝钦批的其家族墓地选址猴石山的原因以及“辈辈封侯”的口传;说不清来历的“孟将军”在此建巨坟及被毁的往事……太多内容因与西团山文化没有直接关联,这次,我们没有深入挖掘。但唐王屯村民关世学,关于此山曾有两石猴——大石猴与小石猴的介绍,引起了我们关注。

  寻找猴石山保护碑的路上,我们走进山下的一座道观,观里的人都知道保护碑所在。距道观不过几十米,在陡峭的山崖下,终于见到该遗址的保护碑。

  此碑与长蛇山碑风格相同,看碑铭此遗址与长蛇山同属一批公布的省级保护单位。碑记如下:“猴石山遗址是一处氏族部落遗址,距今三千年左右,经过一九七六、一九七九、一九八零年的三次发掘,先后清理了若干房屋和窖穴,以及南坡的民族墓址,取得了大量铜、石、陶、骨料的生产工具与生活用具、装饰品。这一遗址对于东北地区古代民族的经济状态、生活习俗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从1980年《考古》第2期上的《吉林猴石山遗址发掘简报》可知,在猴石山西坡、北坡和东坡均有数级台地,可见分布较密集的凹下的居址环形坑。遗址总面积18000平方米。居址建在人工修成的台地上,台地最多九级。1975年这次发掘的居址在猴石山东坡九级台地上数第二台地的南端,距此东北约4000米左右为墓葬区……

  道观的郝道长告诉我们,猴石山整个山体南面呈半环形向着牤牛河敞开,一头一尾,两端山头石砬子上曾经各有一个石猴,它们遥遥相对,彼此呼应,别有风光。保护碑所在的这个石砬子,就是吉林八景的“猴石凌云”,当地又称为大猴石山,山尾的石砬子亦有一石猴,因此叫小猴石山。山下有一条铁路从小猴石山穿过,小猴石山因此和山体断开,上面的石猴也早就没了。大猴石山上的那个石猴,也是因铁路从山头下经过,担心石头脱落发生事故,而被崩毁……

  从摄于1942年的一张老照片,还可见“猴石凌云”的不凡气象。让我们极为好奇的是,当地村民流行一传说:此山两个石猴大有奥妙。一端的小石猴面向西北不动,而大石猴会不停地转动。此山同小白山同在一条子午线上,分别踞守在吉林城的一北一南。当大石猴与小石猴面面相时,吉林就会出“侯爷”;当“大石猴”转到西南方向时,吉林就会出帝王。据此,同行的人猜测,当年确定在小白山建望祭殿,朝廷可能参照了猴石山的风水……

  我们用手机搜索高德地图,果然看到,小白山与猴石山确分踞吉林市正南正北方向。当然所谓石猴转动与出帝王的传说自然不足为信,但我们从中发现,内中亦有不失科学依据的信息。中国古代各民族最早都有夜观天象以星定位、以星定时、以星定事的传统与习俗,其中北斗星最为关键。北斗七星从勺子头算起依次是贪狼星、巨门星、禄符星、文曲星、廉贞星、武曲星、破军星,此乃为天罡。而北斗上端是以紫薇星为中心的“小北斗”。“天罡”的大北斗与紫薇星处的“小北斗”也是相对旋转的。如果“小北斗”内的一顆星“玉皇星”突然出现,参照与整个北斗星相对旋转,得出所谓“帝王将相”出现的判断是可以理解的。至于传说石猴转动,实际转动的不是石猴,而是北斗勺子转动与石猴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这不由得让我们联想,民间的某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两三千年前生息于猴石山的原始居民,他们选择这里为家园和安息之所,也一定不是偶然和盲目的,凌云的石猴未必不是他们观察天象以安排生产生活的参照。

  在道观院子里没有树木遮挡之处,潘桂霞升起了她的航拍机。在监视屏上,她马上感到对这座大山很熟悉。她很快明白,她虽然是第一次走进这座山中,但实际对山本身并不陌生。在过去许多年里,这座雄踞江边的大山,每当雪后或雾凇天气,是她和影友们重要拍摄对象。她们的拍摄点往往是在松花江与牤牛河入江口的对面。每当日出或日落,从这个角度,眺望踞于冰封的松花江与牤牛河三角洲为白雪覆盖的大平原上连绵起伏的山峦,如梦如幻的奇丽景象,常让影友们流连忘返。她说,最让她没想到的是,此山不仅气象很美,还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内涵。(记者:李桂华 通讯员:安紫波 松花江网编辑:郭丽杰)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