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从“眵目糊”说起

2017-07-21 08:03    江城日报

  从“眵目糊”说起

  江汉力 姜劼敏

 

  东北方言管“眼屎”叫“眵目糊”,“眵”读 chi ,不读平舌音。三个字连读时,尾字音很重,连读应为“ chi mu hū”,很有东北风味。2017年某日,中央电视台第三套节目中,主持人将其读成“呲目糊”,“眵”读成平舌的三声调音,“糊”又读成了轻音,连读成“ci mù hu”,听起来很别扭。

  一些主持人还会将东北方言中的“玻罗盖儿”(方言应读bo luo  gai er,即膝盖),“玻”读成普通话中的第一声,并去掉了儿化音。还有人把东北满族特有的儿童游戏中的“欻(应读chua)嘎拉哈”,读成“抓嘎拉哈”,都是不对的。这些词就是吉林人自己写时,文字也是写得五花八门。

  东北方言,尤其是吉林方言,因受各方面因素影响,有自己的独特性,综合分析,有以下几种情况需注意。

  首先是地处寒冷的东北地区,生活在这里的人多患鼻炎,因而鼻音很重,“安”(ān)“按”(àn)常读成 nān 和 nàn,“棉”(mián)读成(niáo)等。

  更主要的是受满语影响较深,满语音和满语词汇的痕迹,在东北和吉林方言中到处都存在。满族源起于东北,这里有他们赖以生存的山水,许多山水村屯仍保留满语地名,身体发肤及生活中的器具也多是满语名称,并保留在东北方言中,如上述的眵目糊、玻罗盖儿等。有的词找不到合适的字去标记,如“欻嘎拉哈”中的“欻”字,虽也读chua,但《现代汉语词典》中为一声,象声词,东北方言中应读三声,是动词,有“抓”和“往上抛”的两层意思。用“欻”记音,得标上三声的音,而chua 在普通话中既无三声,也无平舌音,所以有人根据意义标注为“抓嘎拉哈”。若不把“抓”单独注上chua的音,只能读成 zhua ,这又不符合东北方音。遇到这种情况,应在字后注音为好。满语音中只有zh、ch、sh,基本没有z、c,只有s有部分词汇,这也是东北和吉林人平卷舌不分的主要原因。所以“眵目糊”不能读成和记成“呲目糊”。

  满语音一个词的最后一个字多读重音,而普通话中很多词尾音系轻声,如上述的“眵目糊”的“糊”,由满语音形成的东北方言,就要读成重音。满语中三字词,中间字多读成轻声,眵目糊的“目”字要读轻声。

  比吉林较早形成城镇的乌拉街,因人们长期生活在固定的小经济圈中,语言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这些也影响到了吉林方言和东北方言,其中最显著的特点是儿化音,如上述的“玻罗盖儿”,“盖儿”如不儿化,按普通话发音,很死板地读成 gài,“玻”再读成一声,“罗”不读轻声而读成二声,那就很难听了,也听不出说的是啥。如“村屯儿”二字中的“屯儿”,还如乌拉街管祭祀用的黑公猪也叫“屯儿”,如不读儿化音,而读成tún,就失去了东北方言的那股子哏劲和风味。

  东北方言因二人转、小品等文艺作品的传播,已走向全国。东北方言亲切、幽默、风趣,有很多词汇早就进入了普通话中,有些词正将逐步融入普通话中,但是方言词汇的记字、标音等问题,长期困扰着人们,一些已出版的方言词典,也不尽如人意。我们应尽量使东北和吉林方言词汇的用字和标音规范化,以减少上述错读、错记的现象。(松花江网编辑:郭丽杰)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